致力于精准医疗的“疯狂科学家”



2015年以来,“精准医疗”似乎成了生物医疗领域的香饽饽,相关的研究和服务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。然而早在2013年, 4位充满热情的科学家就在美国硅谷成立了名为“安可济(AccuraGen)”的团队,开始了新型肿瘤基因测序技术的研发,致力于肿瘤领域的精准医疗。如今,安可济(AccuraGen)的创始人林盛榕博士,带着他们团队的独创研究成果——肿瘤液态活检技术“Firefly”回到中国,落户上海。本次生物谷有幸对安可济(AccuraGen)主创团队中的3位博士,林盛榕博士、应康博士、赵奇志博士进行了专访,请他们分享了创业和科研之路上的所见所感。


team1.jpg


精准医疗的时机已经成熟


生物谷:林博士您好,我们知道从2015年年初奥巴马提出“精准医疗”以来,短短半年时间这个概念就变得非常炙手可热,前不久央视还大篇幅地进行了相关报道。作为这一领域的专家,您觉得精准医疗目前那么火爆的原因是什么?


林盛榕:精准医疗能像今天那么炙手可热,其实是各方面的时机已经成熟,是几个要素共同累积的结果。

第一是我们的科技发展达到了一定的程度,我们对于人体的生物学现象、疾病的分析和治疗、甚至在基因分子水平上都有了足够的了解,因此我们才能开展“精准医疗”领域的项目;第二是我们的社会环境比较成熟,在理念上大家能够接受分子生物学的研究成果,在经济上也能够负担精准医疗的花费和开销。如果放在几年前或十几年前,测一个人的基因需要巨额的花费,那么这方面的服务就很难推广,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。而现在我们的经济实力达到了这样的水准,很大一部分人已经可以享受到精准医疗方面的服务了。第三就是奥巴马提出这样一个口号,可以说是顺势而为、推波助澜。其实我们在2013年就在美国正式命名成立了AccuraGen实体公司,英文的意思就是“精准的基因”,我们在这方面的研究和服务也很早就开始了。而当奥巴马在20151月提出“精准医疗”这个名词,把这个概念摆到公众面前的时候,各方面的条件都已经成熟,所以造就了精准医疗如今这样热火朝天的局面。


生物谷:不久前还有一个概念叫做“个体化医疗”,那么您觉得精准医疗和个体化医疗两者之间有什么不同呢?林盛榕:我认为这两个概念虽然名称不同,但在目的上其实是一样的,最终都是希望向患者提供适合他们自身的治疗方案。如果说到区别,那么我觉得个体化医疗,其侧重点是在于病人的治疗,主要在临床应用层面;而精准医疗则是侧重于诊断、治疗、疾病研究分类等各个领域的综合性的概念。在精准医疗的概念中,临床的应用和治疗虽说是最终目的,但它离不开比如疾病数据库的建立、测序技术的发展革新、疾病研究的分类归纳等等。只有把这些方面综合到一起,将来才能向患者提供更好的治疗,才能真正称为“精准医疗”。


“疯狂科学家”的创业之路


生物谷:我们了解到您在之前是在Illumina公司担任资深科学家,那么您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,选择离开这样一家知名企业,走上创业之路的呢?


林盛榕:Illumina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企业,它在技术和研发上具有非常独到的想法和眼光,在Illumina工作的经历使我受益良多。另一方面,Illumina是一个以仪器制造为主的企业,它们的优势在于可以研发和制造出最先进、质量最好的仪器,但怎么去使用这些仪器,就要各显神通了。打个比方来说,就像联想、戴尔都是制造电脑硬件的企业,但怎么去操作使用电脑,还需要各种系统和软件公司去丰富和完善,而这一领域往往有着更广阔的市场。

从我个人方面来说,我小时候很喜欢班廷发现胰岛素的故事。班廷是一位医生,他看到那些糖尿病患者遭受的痛苦以及无法治愈的结果,心里就一直很受触动,因为那个年代,糖尿病无药可治,得了糖尿病就意味着慢性死亡。有一次他偶尔读到了一篇有关狗的糖尿病症状研究的论文,突然就有了一个想法,觉得自己可以找到一种方法来治疗糖尿病。班廷第二天就开始着手实践,包括联系学者、借场地、筹集经费等等,花了7周时间埋头研究,最后班廷终于发现了胰岛素的存在,并且证明了用它来治疗糖尿病是非常有效的。我觉得,有一个想法的人很多,有一个好想法的人也不少,但是真正为此一步一步去验证和实践自己想法的人,是有限的。就像班廷,从一个普通的医生起步,花了一个夏天专注于胰岛素的研究,最终证明了自己的想法。而我自己是医学背景,在国内读的医学院,在国外留学也是做医学方面的研究,一直从事分子生物学领域相关的研究工作,因此我希望可以更好地发挥自己的优势,做一些对医疗、生物行业真正有用的事业。

此外,我一直生活在美国硅谷,可以说长期受到这种创业气氛的潜移默化吧,所以我最终决定选择走上创业的道路。


赵奇志:我们在硅谷的团队刚开始的时候只有4个人,现在慢慢扩展为10个人的团队,由林博士带领。每一个成员都是林博士亲自挖掘过来的。我在决定和林博士创业之前,说实话是比较想走“正路”,就是指老老实实做研究,找知名的杂志发文章,然后找一个教授的位置。但林博士身上两个很重要的因素非常吸引我,让我决定成为这个项目的合伙人。

第一,林盛榕博士是一个非常棒的“科学家”,他热衷于科学研究,对科研有热情和兴趣,这是我决定加入这样一个团队的最根本的原因。第二,他不仅是一个“好”的科学家,还是一个“疯狂”的科学家。他对于科学研究的狂热程度远远超过一般的科研人员。我觉得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。即使在顶尖的科研机构,拥有很好的仪器设备,也不是每一个科学家都具有这样的毅力和精神。我觉得我们的团队和班廷进行胰岛素研究的时候很像,是一个非常有热情有凝聚力的团队。当然除了林盛榕博士的科研精神外,Firefly这个技术是吸引我加入的决定性因素。当林博士找我描述了Firefly这个想法之后,我立刻就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天才的idea,是一个真正在肿瘤领域有应用价值的技术。我觉得如果我们所学的知识可以转化为有用的成果造福人类,这是非常值得一试的。


生物谷:既然提到了Firefly技术,那么作为这项技术的发明者,林博士您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Firefly呢?


林盛榕:好的,首先我们要说一下肿瘤的液态活检技术,它是用于检测在人体血液中死亡的肿瘤细胞里的碎片DNA(ctDNA),通过体外无创抽血就可以对全身的肿瘤信息进行检测,非常适合于癌症的早期诊断和精准医疗。但是“液态活检”的实现并不容易,因为ctDNA在血液中含量极少,非常难以捕捉,即使捕捉到,后期还需对其进行基因测序和分析,更是难上加难。

我们的Firefly液态活检技术,不但将不可能的任务变为现实,并且在国际上首次实现了ctDNA的全基因组无差别扩增,能够同时测定数百种肿瘤相关基因的体细胞突变,达到了目前世界上同类技术中最高的万分之一的灵敏性和准确性。

为什么把它命名为“Firefly”萤火虫呢,我们想用这样一个形象的比喻来解释我们的技术。在白天的时候萤火虫发光你是看不到的,因为周围的环境太亮了,掩盖了萤火虫的光。而我们通过把环境干扰降低,就好比到了夜晚,这样一来萤火虫发光即使很微弱也能看得很清楚。“Firefly”就是这样的原理,它解决了高通量测序中的一个重要的问题——噪声。我们在测序中往往需要检测出极其微小的差异,这对于测量的敏感度有很高的要求,我们通过降低环境的噪音,将测序的精度提升到非常高的程度。


不断创新,肿瘤终将成“慢病”


林盛榕:第一,从技术上来说,安可济公司的产品也好、服务也好,都是依托自己的技术创新,不断摸索不断改进,可以说我们的技术和服务都是只此一家,而且是自主研发的,并不是一味的拿来主义。从我们国内的环境来看,具有微创新的企业很多,但本质上并不是独有的技术。而我们团队是真正把技术研发放在第一位,并且融入到日常工作和实践中的创新企业。


赵奇志:我们的核心技术“Firefly”完全是自己开发出来的,因此我们对于流程中的每一个环节都非常清楚。并且在我们的原型技术上可以延伸出很多的相关技术,给我们带来的很大的灵活性,适用很多不同的需求,这对于我们的转型、向客户提供的服务、临床上的要求等,各方面来说都是具有很大的优势的。此外,我们也在不停的进行创新和研发,对于技术的研发我们是永远不会停滞不前的。我们有这样的环境和经验,我相信我们可以研发出更多,对于市场和临床的需求可以提供更多的解决方法。


林盛榕:第二,从人才资源上来说,我本身在Illumina,这是全球范围内最好的测序公司;团队还有其他人,也都来自很棒的生物公司,我觉得我们的团队,我们的人才,不管放在别的什么公司,都是最好的,我对于我们的人才竞争力有信心。第三,从市场竞争来说,我们使用的液态活检技术,没有创伤,不需要肿瘤的样本,对于那些没有组织活检,或者没有手术标本的病人特别合适。而且它看的是一个动态的过程,抽一下血就能看出肿瘤的变化和情况。一般的测序公司提供PCR或者测序的服务,基本上都是基于肿瘤样本的,基于循环肿瘤DNA检测的很少;即使有,也很难达到我们这样的深度和广度。比起定量PCR或数字PCR,我们的优势是高通量和灵活性。


生物谷:应康博士作为安可济公司的CEO,能否介绍一下安可济在中国、在基因测序和精准医疗领域的最终目标和期望是什么?


应康:Accuragen的中文名字叫“安可济”,就是指“安人安己,可济苍生”。当然这个远大的目标需要各方面共同的努力。目前在中国,我们与新华医院等多家上海著名三甲医院进行合作,开展了多项围绕肿瘤的临床研究和试点,还与浙江大学纳米研究院国际精准医疗中心签约成立示范实验室;在美国,我们也和很多著名大学的科研小组一起合作,从事精准医疗和癌症方面的相关研究。

就我们自身来说,虽然Firefly技术可以应用在很多领域,比如农业、渔业、微生物检测等等,但我们最希望能够在医疗领域,帮助肿瘤患者进行适合他们自身的精准医疗;帮助医生和科研人员进行肿瘤病理和临床研究等等,最终实现将肿瘤从一个“绝症”变为可以控制和预防的“慢病”这样一个愿望。

> Firefly™技术:如暗夜中一点萤火,照亮人类攻克癌症的梦想 <